信件编号 20170813013 信件状态 办结
写 信 人 ******** 写信时间 2017-8-13 15:54:01
联系地址 利州区知青巷106号 联系电话 13981277****
收 信 人 王菲
信件主题 投诉司法腐败行为
信件内容
尊敬的王书记:
 您好!
 您肩负着全市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的重任。抓大事,已经够忙碌、很辛苦了,我作为普通一群众,因事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 
    我泣血向您诉说我的悲惨遭遇,斗胆揭露一张黑幕,跪膝请求为民做主!
 我叫朱从华,女,生于1961年11月4日。系昭化区,磨滩镇,马安村四社的一个普通公民。家庭实有人口3人。丈夫樊城清,64岁,体弱多病,劳动能力低下。养育一个男孩,刚成年,无业 。为了一家生活,我只身来到广元。于2015年2月到本市城区大宅门中餐旗舰店务工(近两年之久)。于2016年7月3号下午,因工作原因(于正干活时),该餐厅女同事向桂莲无端挑事,和我发生纠纷。当即被她电话通知其家人(含她本人共四个)一伙,于餐厅店内,将我打成重伤。经利州区公安分局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构成伤害他人罪。由此导致了 一桩“刑事附带民事及工伤赔偿”的复杂案件。原本全家就靠我每月餐厅打工的微薄收入养家糊口。我遭此横祸以后,丈夫在医院护理我,从那时起,家庭纯粹没有一分钱的收入来源了,两次住院和(截至目前的)三场官司,共计花费近六万元。特别是住院期间,几近断炊绝粮 ,从那以后,也使我们跌入了极度贫困的深渊。
                 第一场官司极度不公
 我于2016年9月30 日,依法向利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由于该院经济开发区民事审判庭主审法官,死心塌地站在被告一边,徇情枉法,将这桩刑事附带民事的重大案件办成了十足的关系案。此案本应在故意伤害他人罪的刑事部分严肃处理基础上,切实对民事部分(包括人身伤害损失在内)的足额赔偿,以求得受害人的谅解而放弃对刑事部分的追究。但是,法官却反其道而行之,压下刑事部分闭口不提, 单纯只谈医疗等直接费用那一部分了事。而且在办案过程中,一直都是法官取代被告直接同我们讲的“价钱”。由于拗不过法官,万般无奈,被迫放弃对施暴者刑事责任的追究(我至今无法劳动),在人身伤害一分未赔情况下,最终以三万三千元草率结案!这一办案过程,完全应证了施暴者说的那句话:“老子有人(即,靠山),不得怕你!不但今天打你,今后还要见一次打你一次!”
 我们感到非常纳闷的是:
 1、法官本应秉公执法,居中断案,怎么可以偏居一方?
 2、调解本该在法庭主持下,让原、被告双方到场,直接对面,依法调解,怎么是法官取代被告用电话跟原告“讲价钱”呢?(电话录音现在尚存)。法官用电话和原告进行“磨”下来以后,才叫原、被告到场履行手续交钱结案的。原告实质上不是在与被告打官司,而是与法官在“对决”。是在极不“对称”条件下进行的一次诉讼活动!事实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办案”本身就没有公平可言”!
 3、为什么让故意伤害他人的犯罪行为不受惩处、得不到追究、对伤残问题不予经济赔偿而逍遥法外呢?  
 上述之事,因已结案。纵然有再多的泪水和不公,现在我也强忍算了!下面,我要向领导汇报的,是一件根本无法容忍的奇怪现象:
               第二场官司被化为泡影
 我所受到的暴力伤害, 是我在工作场所、工作时间(正在干活中)、因工作原因造成的。 事物的本身,工伤性质是不容否认的。老板即使不按工伤对待,至少给予同情和必要的关心也是应该的!但是,就连这人之常情的举动不但没有,老板就连一个问侯的电话都没打过。我心里一直觉得,老板太不把我们这些为之创造价值的劳动群众当人看了!于是,在我熬过最痛苦、最艰难的9个月之后,于2017年3月,我遂依法将“广元市城区大宅门中餐旗舰店”告上法院。 请求法院依法确认我与该企业的劳动关系。由大宅门中餐旗舰店对我予以工伤赔偿。  
  经利州区人民法院认真审理后,依法确认我与广元市城区大宅门中餐旗舰店劳动关系成立。当收到法院的判决结论时,我们觉得世上还是有清官!
 但是,“天”不从人愿!这个结论很快被化为泡影! 
 广元市城区大宅门中餐旗舰店提起了上诉。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很快做出裁定:撤销一审法院的判决,发回重审! 
             第三场官司怪相横生
 收到中院这一纸裁定以后,我百思不得其解!官司输赢暂且不说。觉得在以下几方面的奇怪现象,让我实在想不通 :
 1、为什么我明明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受伤的,人所共知。当时,公安人员从现场将我和加害方带到派出所做了调查笔录,其内容与我陈述的事实完全吻合(已递交一审法院作为证据)。为什么上诉法院要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呢?”
 2、大宅门中餐旗舰店李老板在法院的一审现场,当庭承认我在她店里工作近两年之久和在工作场所受伤的事实,并且她还在庭审笔录上也是签字确认了的。难道这些铁一般的事实所形成的书面材料还不足以认定为证据吗?难道中级人民法院对庭审材料和我们的法庭陈述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吗?
 3、施暴者一家四口,饿虎扑食一般将我打得遍体鳞伤不说,还致我两根肋骨骨折、两颗门齿脱落。其伤情经利州区公安分局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这份鉴定依据我们也于一审时一并递交给了一审法院 。难道这样的证据也不是上诉法院所需要的“相关证据”吗?请问中院个别人究竟还要什么样的“证据”?
 4、法律还明确规定,认定工伤形成的原因,包括自然因素和暴力因素。在工伤赔偿这一块,法律还规定“不以个人责任为前提”来决定是否赔偿的问题。难道相关法律在本案中都不产生效力了码?
 在上诉的庭审过程中,上诉方提出了哪怕是一点点否认劳动关系成立的事实和依据了码?中院为什么要说“劳动关系成立的事实和相关证据不足呢”
 5、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城务工农民“超龄工伤”认定的司法解答,就是看其是否享受了养老保险或是否领取了退休金。享受了养老保险或是退休金的,应当认定为劳务关系;养老保险或是退休金任意一种都没有的,应当认定为劳动关系,我一无保险二无退休金,其事实情况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况且在我们国家的重庆、山东、安徽、广东、上海等省、市,均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城务工农民“超龄工伤”认定的司法解答的精神执行,维护了广大进城务工农民这一庞大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赢得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大好局面。 难道这对我们广元来说又是一个特殊的例外吗?
 6、上诉法庭对劳动关系的确认为什么要三番几次地进行“调解”?谁都知道,劳动关系的成立与否,本身只就针对事实进行依法裁定即可,根本就没有组织双方进行反复调解协商的必要!反复调解就是很不正常的现象!但是,上诉法院还就有这份“耐心”,分别于6月8日上午(身为中院副院长的何汇川同志亲自出马,针对这个问题专门进行了所谓的调解)、6月14日开庭前、当天上午庭审结束后进行了三次调解。与其说是调解,还不如说是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被上诉方“做工作”,让一审判决中败诉的被告(大宅门中餐旗舰店)以3600元钱来换取我们放弃依法对劳动关系进行确认的诉求。
 其二,《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分清是非,进行调解”。那么,中院既然进行了三次调解,而且完全是依据一审法院提供的全部事实依据而调解的。也就是说,“事实本身就是清楚的”。而且分清了“是”和“非”中院才进行反复调解
回复内容
经市委政法委来电报告,该信件已经由利州区法院正在办理中,请市法院过问此事。
书记市长信箱办   2017-8-21 11:17:04
请市委政法委阅处。
王菲   2017-8-17 15:58:35
你好:
    对你反映的问题回复如下:
    1、调解的方式是多样的,不一定非要双方坐到一起才能调解。在双方都同意调解内容的情况下法院才会制作调解协议让双方签字确认,任何一方不签字确认都没有法律效力。
    2、何汇川副院长是此案二审的主审法官,主持调解是在尽职尽责。
    3、对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发回重审是很正常的情况,这本身就是为了保证案件公正、公平的审理。
    谢谢你的来信!
市法院   2017-8-25 12:50:40